解读:锤子科技还是不是老罗的

生肖        2019-08-22   来源:桓文瑶爱宠物

作者:咨询团队 | 谦启

编辑:小谦 | 谦启

主笔:苏哲 | 谦启

出处:谦启管理评论


2018年12月,锤子科技获得了最后的霸屏机会,陪大家度过2018最后的几天。只是这个陪伴略显负能量,毕竟给出的消息没有一个是好的。锤子科技究竟发生了什么,本文一探究竟。


2012年5月,罗永浩带着情怀告知全世界自己要做手机,此时距小米创办两年余两月。为什么提及小米,因为我觉得是小米给了罗永浩那迷之自信“你看,雷军以前也不是做手机的”。说实话,那时候我还是有点小期待,毕竟罗永浩把自己手机说的有鼻子有眼,所以我也在2017年购买了一台坚果Pro做了尝试,然而使用之后除了发现很多鸡肋功能之外,并无其他感受。


1


锤子科技到底还是不是老罗的?

网传罗永浩不再担任锤子科技的法人代表、卸任了董事长职务,还有理有据(如下图),我本着实事求是的精神也查找了一下资料,却发现法人代表和董事长依旧还是罗永浩。几经查探,才明白该图原来指的是北京锤子数码科技有限公司,而锤子科技的主体公司锤子科技(北京)股份有限公司,其2018年的股权结构并未发生显著变化。大变动的北京锤子数码科技有限公司,是锤子科技(北京)股份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

至于上图大规模董事退出,我也了解了一下,从2-6应该都是锤子科技的高管,像钱晨还是前任CTO,很可能早已离开锤子科技;而唐岩是陌陌创始人,吴泳铭是阿里巴巴十八罗汉之一,两人依旧是锤子科技的股东;而赵亮和郑刚则是投资人,依旧在锤子科技拥有股权。因此,由此判断,北京锤子数码科技有限公司此次调整应该只是做一次法人治理结构上的优化工作。并非网传罗永浩准备转移公司要跑路。所以,各位看官,不要听风就是雨,锤子科技还是老罗的。


2


罗永浩缺的只是钱吗?

锤子科技的发展一路跌跌撞撞,几经崩盘,下面来盘点一下锤子科技三次渡劫经历:

第一劫:2014年,首款手机T1成本高、市场表现不可观,现金压力大,于2015年获得C轮和D轮融资得以存活;

第二劫:2016年,产品销量不佳,没有新的融资,上半年亏损1.92亿,资产负债率高达99%,最终依靠在得到APP开专栏,外接9600万元才保住性命;

第三劫:2018年,锤子科技承认公司陷入危机,供应商将其告上法庭,被曝11月无法按时发工资、罗永浩股权被冻结,此次能否渡劫,尚未可知……

有人拿罗永浩和贾跃亭比,觉得都是嘴上说的嗨,实际啥都没。我不以为然,至少罗永浩确实做出来产品,而且其产品可圈可点,好不好先不说,至少确实是认真在做的。我更倾向于拿罗永浩和雷军比,只是前者尚未看到出路,而后者已经暂时获得了成功。其实罗永浩在2011年应邀去小米总部和雷军会面的,只是双方未能达成一致,所以老罗就决定自己做,这就有了本文开篇提到的,是小米给了罗永浩做锤子的勇气。下面我们通过一个简易的能力素质模型,比较一下罗永浩和雷军在创办锤子和小米之前有着怎样的差距。

通过上图比较,不得不说相比雷军,罗永浩看上去寒碜了不少。其实,仔细品味一下锤子科技的发展历程就会发现,其发展策略和小米惊人相似,说明罗永浩在大方向上是认可雷军的,又或者说罗永浩因为经验和能力不足,并不清楚大方向是什么,因此只能模仿。而罗永浩之所以自己做锤子,则是因为在产品细节上的不认可,然而跨界的代价就是高估了自己的认知。


3


总结

锤子科技在我看来最多就是继续这样苟延残喘地活着,也很有可能渡不了此劫直接和市场说再见。此处我给罗永浩们一个建议就是:当你想创造理想的时候,对标一下已经比较成功的人士,先看看自己是否具备足够的能力和条件,再做定论。


谦启咨询:专注于中长期激励和中长期绩效,推动企业实现更好的中长期发展。我们基于不同发展阶段的民企的管理实践总结出“管理变革谦启模式”,帮助企业分阶段导入三个步骤:1.人才激励;2.目标管理;3.组织管控。谦启深谙中国民企的特点,注重咨询项目的可实操性,并一如既往地保持严谨、踏实的咨询风格,与企业共同成长!

  小编推荐
  ▼
5天的股权激励方案班,2019年相见
如何平衡对赌目标和企业发展目标


长按二维码添加微信

了解更多股权知识,添加客服微信!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