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过这四句诗吗?它可能是75岁大伯与小女儿相认唯一信物!

文化        2019-08-08   来源:桓文瑶爱宠物

来源:都市快报微信公众号

这四句诗糅杂着三重情感,一份愧疚,一份感激,还有一份无奈。

1977年1月,诸暨的王先生送走了未满月的小女儿,而这四句诗便是他那时所写。

骨肉分离心何忍,

养育之恩终身铭,

诸如秋风扫落叶,

几经风浪似浮萍。

从此之后,每到岁末年初,小女儿的身影总是会出现在他心中。

昨天,他向“快找人”求助,想找到42年前送走的小女儿。

听说杭州人比较有钱

“她只在我们身边待了二十几天”,每当想到小女儿,王先生心里便满是愧疚,那时夫妻俩在农村,已经有了三个孩子,两个女儿一个儿子,分别是8岁、6岁和4岁,日子过得很苦。

1976年12月23日,农历十一月初三,小女儿出生了。

一开始,这个小生命的诞生着实让生活艰难的他家激动了几天,但随着女儿的出生,更多的问题也出现了,“我们养三个小孩都很勉强了,更别说再多一个了。”

那时没有更多的粮食,“老婆老是没有奶水,女儿总是饿得哇哇哭,我们决定送走她”,女儿出生二十几天之后,夫妻俩商量把孩子送到杭州妹妹家,因为老婆的妹妹住在杭州,他们听说杭州比较繁华,人也比较有钱,是可以养得起女儿的。

王先生小学毕业,“小时候喜欢看书,但从来没有写过诗”,但在临行前,看着自己还在襁褓中的小女儿,他心中万分无奈,写下了前文所说的那四行诗。

他将这四句诗和孩子的生辰在一块红布上写了两遍,并将布裁成两半,保证每一半红布都有这些内容,其中一块红布放在包裹孩子的棉被之中,另一块红布则由自己保管,“这可以当做一个信物。”

见过这四句诗吗?它可能是75岁大伯与小女儿相认唯一信物!

孩子被放在葵巷厕所外墙边

王先生带着出生二十多天的小女儿来到杭州找到小姨子,希望她能帮忙找个好人家。

小姨子很喜欢这个孩子。

“白白的,鼻梁高,真的太好看了”,她实在不忍心把她送走,劝了几句,“还是不要送人的吧”,可是姐夫告诉她,“实在是养不活了”,她决定帮帮他。

小姨子在杭州也不认识可以收养孩子的家庭,“那我就去杭州城站附近试一试吧,那里人多,离我家也不远。”

当天下午,小姨子和同事的妹妹带着孩子来到杭州城站葵巷的一个厕所,把孩子放在厕所外墙边,便马上走开了。

但她们并没有走远,“我们找了个地方,既能遮住我们,也能看见孩子”,小姨子心想,如果几个小时之内,没有人把孩子带走的话,她就会把孩子带回家,再想办法。

“孩子出门前,都吃得饱饱的”,所以孩子一直在睡觉,没有哭闹,一开始没有人注意到她。

半个小时之后,一个上厕所的人发现了孩子,围观的人也多了,“我也凑了上去”,小姨子她们装作行人,围了上去。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有送孤儿院的,也有让自己生不了娃的亲戚带走的,但是一直没有什么行动,一位三四十岁的大姐说:“要不送派出所吧,他们有办法。”

大姐抱着孩子走在前面,而小姨子一行人也跟着来到葵巷附近的派出所,大姐把孩子交给民警,民警答应会妥善安置孩子之后,便让大家散了。

从和民警的交谈中,小姨子了解到,民警准备把孩子送到孤儿院去,还打算先给孩子买些奶粉。

知道民警会妥善安置孩子之后,小姨子便安心地离开了,“当时应该是晚上七八点左右,天已经黑了”。

从那之后,就再也没有收到孩子的任何消息。

我们想和小女儿说声对不起

家庭情况好转之后,王先生夫妇也不是没有想去找过小女儿,“但每次想去找她,就觉得特别不好意思,觉得对不起她,不想去打扰她。”

现在,他们夫妇年纪大了,一个75岁,一个74岁,大女儿、二女儿都在杭州上班,小儿子则在杭州、上海和绍兴等地跑运输,“他们过得都不错的”,王先生为三个孩子感到非常自豪,“有生之年,我只想要家庭大团圆”,所以,他们终于鼓起勇气,想要找回这个女儿。

“我们只想看看她过得好不好”,最重要的是,他们想和小女儿说句“对不起,当初不应该把你送走”。

希望一切都还来得及。

  • 寻人:王家小女儿
  • 时间:1977年1月
  • 地点:女婴被放在杭州城站葵巷厕所,被人捡到送到附近的派出所。
  • 年龄:送走的时候,孩子还没有满月,现在应该是42岁。
  • 外貌:白白的,鼻子很挺。
  • 信物:一块方形红布上面写着四行诗和孩子的生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