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小说连载202】路之广东初行

折纸        2019-09-11   来源:桓文瑶爱宠物

亲,戳上面的蓝字关注我们哦!

第十章 十五  广东初行


页岩砖生产线虽说已经建起来了,页岩也从二十几公里外的矿山拖回来了几千立方,堆满了一个大货场。但目前还不需要进行正常生产。不到“禁实”工作非进行不可的时候,是不会启动这条生产线的。城市建设的兴起,开发商们到处圈地建房。他们这些建在丘岗上的商品房,首先就需要进行场地平整和基槽开挖。挖出来多余的土无地堆放。秦黎他们这里正好是给了他们堆土的好去处。坐在家里,五元钱一方收进来的土,万砖的原料成本也就七十元。虽说比在自己的采矿区去挖土要稍微贵一点,但比起去外地买土,还是比较划算的事。如果是以页岩为原料,那就更不用说了。十八元一方的页岩矿运回来,加上破碎需要两元的费用,每立方原料就得要二十元。一万砖的原料成本就得要二百六十元。就目前的销售价格水平,企业是无法承受的。建一条页岩生产线放在这里,主要原因还是为了应付“禁实”,避免被关闭的一个托词。不到万不得已,是不会启动的。

在三月份企业进行工商年检时,企业申请了企业名称的变更。把原来的实业有限责任公司更新为新型墙材有限责任公司。这样就避免了多个部门为了配合“禁实”工作,所采取的各种限制和高收费措施。虽说目前是生产的粘土烧结砖,但实际上也可以生产页岩烧结砖。而且一千多方的页岩原料也在场子上堆放着。况且,水泥砖生产线也在正常的生产销售。就是这样提法的确也说得过去。

随着城市建设和工业园的兴起,大大小小的房地产商到处在圈地兴建商品房。眼下的农村,也兴起了一股旧房改造的热潮。建筑业蓬蓬勃勃的日益兴旺起来了。各种墙体材料,成了市场上最抢手的热门货。企业的效益也随之好了许多。不仅是还清了所有的欠账。还开始有了自己的积累。工厂的设备也在去年的冬季大修中进行彻底地改造换新。地处外地的那个厂,也换上崭新的真空制砖机。水泥砖厂的铲车、叉车也换了高级一点的。企业再也没有什么让人操心的大事了。秦黎终于能在轻松、宽松的环境中度过了。

一个做事做惯了的人是难以消停下来的。说秦黎正是这种类型的人,一点也不夸张。他的同学和朋友们,都已经退休在家赋闲多年了。都劝他也要退下来了。六十三的年纪了,也该休息了。而他却付之一笑。他要坚守这份事业的雄心没有丝毫改变。他把做事看着是人生一份最大的享受。他把攻坚克难当着是人生最大的一种乐趣。六十多的年龄,却始终据有一颗年轻向上的心。就是这颗心,才能让他生命不息,奋斗不止。

自从通过两年的分红,让股东们把自己的投资全部连本带息地收回去之后,至今还没有分过一次红利。这样做的道理很简单。当初,企业宁可把欠账不还,也要给股东分配红利,是为了让这些股东对自己的企业有信心。放心大胆地为企业去做事。如今,企业的所有欠账还清了,还是不分红利,是为了逐步增加企业自身的积累。这不仅仅是让企业有一种自我抗拒风险的能力,更重要的是使企业据有一种谋求自我发展的资本。古人云:居安者,需思危。在眼前的情况下,企业的日子的确是好过了许多。按照经济发展的普遍规律,这种高潮期过后,就应该是一段低谷。一个企业,只要是在经济发展的过程中,能平安地度过低谷期的,才能是一个经得起风吹浪打的企业。这种企业,在整个社会中,的确是很少见的。因此,一个企业家精明的前瞻能力和实事求是的后虑思维,是一个企业能否永远立于不败之地的重要因素。

在闲暇之时,秦黎想到要去做做市场调查。他跑遍了周边半径在三十公里范围的乡镇和农村。对建材企业,特别是墙体材料生产企业的生产能力,小城镇和农村房屋改造的现状做了深入地调查和了解。通过粗略地计算,他惊奇地发现了墙体材料制造企业的悲观前景。就目前的产销水平来看,如果当年的产销率达到了百分之百,最多还能维持三年的产销两旺的状况。如果产销率只有百分之七十,那么就还可以维持五年左右。如果产销率在百分之五十左右,那么墙体材料生产企业就可以延长到十年左右。这三个结果中,第一种情况实现的可能性要大。生产企业能抓住这个时期的,就能盈利。第二种情况有它的可能性。但这种情况下,生产企业也只能保本经营。第三种情况的可能性很小。就是有这种情况的发生,所有的生产企业都必然是在经营亏损中挣扎。当然这个计算,只是根据目前的市场状况而得出的一般性结果。不包含还要新增的墙体材料生产厂家,和有可能要产生的新的市场需求规模。一旦新增了这类的生产厂家和需求规模,这个结果就要另当别论了。

当前的市场状况,完全是属于预计的第一种状况。根据发展的趋势来看,这种状况不可能一时会发生改变。也就是说,墙体材料生产企业也就三年的好日子过了。往后看,形势非常严峻。墙体材料的生产企业起码要垮掉一多半。这是个不争的事实。因为所有的房子新建之后,最低也得管上大几十年。三年后的市场低潮,再也不是上世纪末所出现的低潮了。它的性质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上次的低潮是经济危机所带来的。越是这种情况下,它的兴起就越快。因为破解经济危机的重要手段,就是启动建筑业。发达国家把建筑业当着三大经济支柱产业之一。中国也不可能列外。而三年后的建材市场危机是因为房产业过剩所引起的。至少几十年内不可以回升。

市场调查和分析的结果,给秦黎敲响了警钟。他深信自己的预测绝对不会错。在这三年之内,如不下狠心进产行业调整,走不出墙体材料这个行业,企业就有可能进入死胡同。企业的自行灭亡便指日可待了。

究竟去谋求什么样的行业更适合市场?做什么样的产品更适合企业自身的现实状况?什么样的产品的生命力才能更加持久?这些问题始终困扰着秦黎。他陷入一种苦思冥想的痛苦之中。

就在这百思不得其解之时,企业的老员工,他原来公司的小车司机小简连续打来了几次电话,要他和他老爸一起,去广东东莞那里,看看他们自己办的电子开关企业。顺便也好好地玩几天。这真是“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广东沿海是我国市场经济的发源地。也是发展速度最快,经济效益最好的地方。东莞的电子产业更是那里的一只领头羊。要去那里去走一走,看一看的心早就有了。只是没有机会。现在是天赐良缘,一定要去那里为自己开开眼界,增长见识。人的一生中,总不能在一棵树上吊死吧!出去走上一圈,说不定可以发现一线光明,寻求一条再生路径的。

广东,改革开放的前沿阵地,对秦黎来说,是一个神奇的而又具有吸引力的地方。全国各地的求知者和求生者,都如潮水一般地涌向广东,为的是什么?为的是来寻求自身的发展之方。为的是来寻求自身的生存之道。从新闻媒体那里,看见了无数让人不敢相信的奇闻。从本地打工者的嘴里,听到了使人倍觉惊讶的故事。就连那个曾经在自己企业做过拖坯工的小健,因为喜欢打架,曾经被秦黎教训过的小子也做了年产值三千万的电子开关厂的老板。自己做了二十多年的企业,至今的年产值还达不到一千万。难道是那方水土能唤起人们的灵感?难道就是因为它邻近大海,就能让笨鸟插上翱翔的翅膀,去遨游苍穹?自己这多年来,一只是埋头在自己的这个小天地之中,很少出去看看这个瞬息万变的世界。总是生活在固步自封的思想境界中。局限在自我宽慰的狭隘短浅的天地里。守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始终得不到发展。这恐怕是企业无法跳出做砖做瓦的这个小圈子的根本原因。不管怎么说,这次是下了决心出去看看。说不上是去考察什么,就是要去开开眼界,洗一洗大脑。他就不相信,自己一个老牌的企业家,连自己的一个小车司机都不如了。

坐了一整夜的火车,早上九点钟才到了广州。秦黎和老简刚走出车站大门,老简的儿子小简已经从东莞开车接他们来了。他们俩上了车,就向东莞奔去。

一路上,秦黎问着一些问题,小简都如实的回答着。这里的一些基本情况,已经略知一二了。那个当着电子开关厂老板的小健,就是他最小的一个叔叔。这个电子开关厂是他叔叔和他的女幺幺合资办的厂。女幺幺是做电子产品的经销商。经销公司办在深圳。这个幺幺也曾经是秦黎那个企业的女工。不过,只在那里干了一年就走了。走南闯北做生意。后来才做了电子产品的经销商。已经是一个身价几千万的老板级人物了。小叔自从离开工厂之后,就只身来到广东。从一个月四百元的工资的模具学徒工开始,到合伙办模具厂。和他幺幺两姊妹办这个电子开关厂是三年前的事了。姐姐凭着销售渠道通畅的优势,弟弟凭着磨具制造技术上的一技之长,利用各自的原始积累,投资一百多万元,租了四间不到两百平方米的房子当厂房。开始办起了一家电子开关和模具制造的小厂。苦干了两年就开始盈利。去年春,又新租了一个有一千多平米的生产车间和仓库,五层楼的生活用房。工厂越办越大。去年一年,常年上班的员工三百多个,实现产值三千多万元。实现利润八百万元。小简是负责模具部业务的销售经理。每个月的工资五千多元。去年年底,还在企业投资了一百万元,占企业的5%的股份。预计今年可以分回红利四五十万元。小简的一席话,把个秦黎听得目瞪口呆。就这么几个连过硬的初中都没有毕业的年青人,却在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做出了让自己连想都不敢想的这么带彩的事情出来。其中的奥妙究竟在哪里?他百思不得其解。外面的世界真是五光十色,不可思议,无法想象。他必须要去认真地考察了解一番,以结心中疑惑。

小车以一百二十码的速度在高速公路上飞奔着。高速公路的两旁,全是高楼林立。已经分不清哪是城镇,哪是农村了。要不是路上的指路牌所标的地名指示,根本就无法辨别车子已经又过了一个集镇。高速路上,来来往往的大小车辆连续不断,你追我赶。大有争先恐后,深怕落后于他人的劲头。

一个多小时后,小车减速了。小简告诉秦黎他们,已经到了东莞市区的边沿。他们的厂就在紧挨东莞市的石碣镇。他的小叔打来了电话,说在另一个高埗镇里的酒店里吃中饭。秦黎问小简,为什么不在石碣吃中饭?小简告诉秦黎,叔叔说您们两个人都才来这里,应该找一个像样的酒店里用餐。高埗离石碣也不远。实际上就是紧挨着。他说,这里的镇与内地不同,都是一个接着一个。中间没有多大的距离。

说的也是,秦黎一支烟还没吸完,车子就停下来了。一座装潢得非常华丽的大酒店就在眼前。眼前这个乡下的镇里,竟然有如此华丽高档的大酒店,秦黎更加茫然了。他想,这里的经济发展速度比自己那里最少也要超前二十年以上。如不亲自眼见,是难以相信那些媒体说的是真的。人们在这个大环境下,再懒惰的人也会被这汹涌的潮流所带动。再笨的脑袋也会被汹涌的潮流所厘清。他这个“井底之蛙”已经开始明白了困扰他的难解谜团。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