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原散文 || 蒋坤宏:《鱼馍》

中超        2019-08-07   来源:桓文瑶爱宠物


我的小学生涯,有几年是在南张楼姥姥家度过的。那里曾经是一个美丽的地方, 村里差不多家家都有亩数不等的桃园。房前屋后,路旁沟边都栽满了果树。每到春末夏初的时候,乡下的池塘边,芦苇正在努力的拔节生长,鱼儿在水草丛中欢快的游戏追逐。桃花,李子花,杏子花等,竞相开放,争奇斗艳,引得江南的放蜂人,早早的就来到那里安营扎寨了。



姥姥家也有半亩地的桃园。桃子还在泛青的时候,我就领着小伙伴们开始摘吃了。姥姥只是提醒我们说还没熟呢,别吃那么多,不然会拉肚子的。桃园旁边是一条村沟,岸畔生长着一棵茂盛的杏树。那黄澄澄的杏子,成了我和小伙伴们的最爱。就是现在想想杏子的味道,牙根还有种酸倒的幻觉呢。


我和伙伴们下午放学以后,总爱在杏树下的沟里钓鱼捉虾。我的鱼钩是用钉书针捏弯了做的,鱼线是捡的化肥袋子的封口线,鱼浮是拔邻居家的鹅毛做的。渔具那么简陋,自然也钓不到大鱼了。我钓鱼如同小学课本里,《小猫钓鱼》里的小猫一样很是没有耐心。等一会儿,没有鱼儿吃钩,心里就烦燥的不得了。后来,我发现有大人用脸盆捉鱼,觉得很有意思。他们用纱布把脸盆口完全的蒙住,沿盆边用细绳缠紧,留个一两米长的绳头。然后再把绷紧的纱布中间,弄破个巴掌大的小洞,里面放些剩馍头或是骨头等诱饵,而后再把盆放到离岸边近的水里。过个三五分钟就可拉上来一次,每次收获都很丰盛,有“麻拉轮子”“石滚皮”泥巴狗(泥鳅)和圈条,河虾等一些叫不上名字的小鱼。



姥姥把那些小鱼清洗干净,撒点食盐,用红芋片面做的面片包裹起来和馍一起放在锅里蒸。水开了,馍熟了,鱼馍的香气便随着氤氲的水蒸汽弥漫开来,香味溢出姥姥家的小院,在那个黄昏里慢慢向四邻飘散。鱼馍还没起锅,可那种沁入肺腑的香味,馋的我的口水已经吞咽下好几次了。往往这个时候,总有一两个要好的伙伴,为了和我一起分享这难得的美味,一直不肯离去。


随着姥姥的逝去和时间的流失,那外焦里嫩,鲜香诱人的鱼馍也只能在梦里亲近了。我也曾尝试用姥姥的方法,做过一次鱼馍。可惜却再也吃不出那种记忆里的味道了。就如同现在的南张楼,那大片的桃林已不见了踪迹,一座座乡村小楼在拔地而起。那儿时的伙伴如果偶然相遇,彼此是否还能在人海中,认出曾经的笑脸?那些逝去的,失去的就如同飘落在水塘里的桃花瓣,一片片慢慢地向远处散去,如同那些渐去渐远的回忆!


注:本文配图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作者简介


蒋坤宏,安徽临泉人,现任临泉县作家协会副主席兼秘书长、临泉县青年创业联合会会长,网名(笔名)“下里巴人”,其文学作品见于各报刊、杂志、网站等平台。








   本期编辑:黄佳伟





相关阅读